61.二_我修无情道的,谢谢_99小说网
返回61.二(第2/5页)  我修无情道的,谢谢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无定使冲口而出:“你竟闯入了这里!”

    浮萍使亦是脸色微白。

    本来他二人被夏泠痛击,又被她趁机溜走,闯入遗迹之中,但因地下通道曲折,两人心存侥幸,或许夏泠是找不到密室的。

    这女人竟这般难缠!

    华服男修心中暗恨自己大意,脸上也显出一种惶惶之色来。战战兢兢地:“尊、尊主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车架之中的神秘人轻笑一声:“二位护法何须如此慌张。”

    夏泠听他温声安抚那两名修士:“两位为我宗大业,兢兢业业,纵有小小疏忽,我又岂会怪罪于你们。”

    神秘人平日应当是极有威信的,两名修士的神色好了不少,但仍是惴惴不安,华服男修道:“我等惶恐,不知尊驾召唤我二人前来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神秘人声音轻柔:“需要二位出力。”

    无定使精神一振,语带喜色:“能够为尊驾解忧,是我等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浮萍使也赶紧表忠心:“但凭驱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。”

    神秘人一连说了两个好,态度赞许:“两位护法忠心不二,为宗门鞠躬尽瘁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慢慢说来,似是有嘉奖之意,说到‘鞠躬尽瘁’时,无定、浮萍脸上稍显喜色,夏泠却忽地浑身一震,一股寒意无端生发,攀爬上她的脊背。

    她似有预感,心中惊讶,猛地抬头看去,便见那车架上神秘人伸出一只手,轻轻拂开面前的纱帘,含笑道:“我都是看在眼里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两道迅猛无比的罡风,自他掌中发出,如两柄无情利刃,转瞬间剖入无定、浮萍二使胸腔之中!

    两人脸上尤带惊喜之意,根本毫无防备,但见罡风袭来,二使眼中的惊喜,转瞬化为惊恐,连忙要躲,可又怎么躲得开。

    只听噗嗤两声,罡风利刃如切入豆腐,无定使挣扎了一下,满脸不可置信:“尊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发出了一个音节,又一柄罡风利刃,无情袭来,嗤地一声从他的脖颈上横切而过。

    咚。

    无定使的头颅应声而落。

    下一秒,浮萍使那没了生机的躯体,也沉闷的倒下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情境,正缺二位护法一双神魂,”神秘人慢慢的收回手,仍是含笑地,“只有借二位性命一用了。”

    密室内没人说话,唯有神秘人那仍显轻柔的声音回荡着,又过了一息,夏泠才慢慢的吁出胸中那口气。

    她侧目看去,便见原先那颤抖着的小童,已经不再抖了,个个都深深垂着头,仿佛早有预料,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夏泠真是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她虽然隐隐有预感,但也没想到这神秘人,居然会这么干脆的把那两个修士给杀了,那两人可是假化神修为啊,虽说没有把她给拦在遗迹外,但也罪不至死,一宗护法,高阶修士,说杀就杀,宛如猪狗。

    瞧那些童子们畏惧的模样,估计这邪修平日里做派就是如此,但他如此刻薄残暴,就算合欢宫乃邪道宗门,也不可能长久忍受,宗下弟子必会寒心。

    这种浅显道理,这神秘人不可能不懂,他却表现得毫不在意。除非……

    夏泠想到那些死在她手里的合欢宫低阶弟子。

    他们有些不过是刚刚入道的炼气士,在她的威压下,连一息也没能撑过去,而将这群弟子,置入这死局之中的,正是这车架上的神秘人。

    这人……根本就不把合欢宫视为自己立身的宗门,只当做一件便利的道具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此时车架之中,神秘人撑着脸,轻轻的咳了几声,似是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“神女似有所思,”他忽然侧了头,温声询问起夏泠,“可是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泠唇角微弯,慢慢的勾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尊驾多虑了。”她平静道。

    夏泠坐在那儿,不笑的时候,已是绝美,这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,虽是冷冷的,却令她的容光,好似忽然间焕发,动人心魂。

    一直暗中关注着这边的孽使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戴着面具,因此连孽使自己,都没察觉他如今的表情,是有多酸,心里反反复复的,就一个念头:

    笑了笑了笑了……

    居然笑了!

    孽使酸溜溜的盯着车架,眼光似两束火炬,都想把那帘子给穿个洞。

    那漂亮的小丫头,闯入这密室的时候,神情是多么冰冷啊,一照面就把储温给打了个血流满面的,对他也不假辞色,现在却对着个酸人笑……虽然她百分百是在虚以委蛇,但有必要吗!

    且不说储温那个舔狗,他也在这呢,虽说现在碍于现状,让她暂时在那个软榻上委屈一会,但总归是不会让她有什么危险的。

    孽使气了半天,才突然回过味来,隐约觉着自己这想法略微不对劲,但很快他就又坦然的找了个理由:极乐神女,身份贵重,若是她有一星半点的损伤,极乐宗那群人还不得搅得天下大乱,所以他想护着这小丫头,没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事实上夏泠虽然极得宗内看重,但修士本就是与天争命的,就是真的陨落,极乐宗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纱帘内的神秘人仿佛轻叹一般:“神女这一笑,胜于春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夏泠敷衍着,两人闲闲谈话间,车架附近,那神秘人所携来的随行们,已经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只见两名披袍人出列,将地上无定、浮萍二人的尸身拖起,往密室内堆放成山的尸堆里一扔,而后是那几名抱着瓶的童子。

    他们跟随在披袍人身后,战战兢兢的来到尸堆面前,一字排开,将怀中抱着的瓶打开,转瞬间,一股阴冷之意,便充盈密室。

    这股冷意,与一直充盈在密室内的阴冷气息相类,但不知浓烈了几倍,竟令夏泠寒毛竖起,她心中警惕,便见那四个小童怀中的瓶子,开始冒出汩汩的黑烟。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